好好看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9章 逃不掉的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我没想到那条到现在连身都没现的那条蛇,居然会玩这些阴谋诡计。
  陈顺媳妇被米雨淋得直抽抽,却还在嘿嘿的怪笑。
  我只感觉心头一阵邪火涌起,拎着米桶对着她脑袋重重的就是一下。
  整个世界瞬间就清静了,我看着倒在地的几个人,和屋墙下面,趴缠着一条又一条的蛇尸,心头发寒。
  墨修杀了这么多蛇,已经力竭了,这会已经回黑蛇玉镯时休养了。
  我一个人站在夜风里,附近连虫叫声都听不到,只有风呼呼的刮过声,以及自己重重的喘息声。
  那个什么蛇淫毒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可我感觉身体越来越热,好像双腿都开始发软发麻。
  我拎着米桶,到屋口门的水龙头下接了一桶水,从头顶淋了下去,这才进屋。
  浑身湿透,我这才感觉好点,沉吸着气,从厨房拿了把菜刀。
  秦米婆依旧昏迷不醒,我按我爸教的,先将她上半身扶起来,靠着床上,保证心口高于伤口。
  用菜刀将伤口划成十字,找了个玻璃杯,扯了张纸在杯里烧了烧,然后趁着火还燃着,猛的将杯口覆在划出的地方。
  这是以前老家拔火罐的法子,玻璃杯一覆上去,就见黑红的淤血涌了出来。
  我坐在一地蛇尸中间,靠着秦米婆的床,等伤口血没有再涌了,这才取了玻璃杯,将里面的混着毒血的纸灰倒掉,又开始拔第二次。
  救护车要从镇上进村来,肯定不会很快,如果不自救,秦米婆就根本就可能等不到救护车来。
  我拔了两次火罐,第三次时,见血变得鲜红色了,这才开始给我爸妈打电话,依旧没通。
  整个房间,除了我粗重的喘息声,就只有电话忙音的“嘟嘟”作响。
  我想了想,给奶奶打电话怕她担心,还是给堂伯打了电话。
  等救护车不行,就只能自己送去医院了,可附近村子里,我认识的也就只有堂伯了。
  堂伯一听出事了,只是沉声道:“我就来,救护车就算出动了,估计也找不到地方,你等我。”
  堂伯来得很快,还带了四个本家人来。
  那四个本家看着我,眼神闪了闪,脸上却带着不忍和了然。
  堂伯看着我身边的蛇尸和昏迷不醒的秦米婆,叹了口气,安排带来的人:“两个人把受伤的抬上车,剩下两个将蛇尸处理了,顺带往附近洒点硫磺,不要让蛇再过来了。”
  “龙灵穿件衣服,也跟我一块去医院吧。”堂伯好像半点都不吃惊会出这种事。
  我来的时候根本没带衣服,这会浑身湿透,也没时间换,扯了秦米婆一件罩衣穿上,就跟堂伯出去了。
  他们开了两部车来,四个受伤的,已经搬上车了。
  另外两个本家,直接就将车开走了。
  堂伯示意我和他坐一辆,我们后座躺着的是陈全和袁飞。
  “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呆村里了吧?”堂伯开着车,车光闪过。
  留下来的两个本家找了锄头,一锄头就从草丛里勾了好几条蛇出来。
  就算死了,蛇尸软软的耷拉着,在车光灯照烁下,蛇眸发着幽幽的绿光,依旧瘆人。
  我裹紧衣服,这会身体里的那种热流又压不住了。
  手紧握着冰冷的门把手,将热意压下去:“那条蛇说,我会跟它一起睡在蛇棺里。所以还是要找蛇棺吗?”
  堂伯似乎沉默了,车子在乡村的路上飞快疾驰。
  过了许久,堂伯点了根烟,只是吸了一口气,那烟就去掉了一半。
  堂伯似乎缓了下神,这才幽幽的开口:“如果它这么说,根本不用找蛇棺,总有一天你会答应它,跟它走,自己睡到蛇棺里去的。这就是你的命,龙灵。”
  “为什么是我?”我猛的扭头看着堂伯,冷笑道:“表姐就不是龙家的女儿了吗?”
  堂伯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的吸着烟,明显不高兴,将他女儿和我做作对。
  “那蛇棺究竟是什么?”我见他那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不知道,龙灵。”堂伯一手打着方向,一手抽了根烟,借烟点烟,火光闪烁中,沉声道:“从我记事起,蛇棺就有了,龙家每十八年往里面填一个龙家女。”
  “可我见过了,迁坟的那棺材里除了那条蛇,根本就没有尸骨。”堂伯将烟屁股丢出去,手被烫到了,却好像没感觉到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