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佳妻难腻:明先生只爱风月 > 《她的十六岁,他的十七年》11.清白不在

《她的十六岁,他的十七年》11.清白不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概是因为刚刚那个女人扔下的那颗药丸,的药性太烈的缘故,明雨溪皱了皱眉,脸上的不正常的红更加的厉害了,甚至连身子此刻都烫的惊人,一个劲儿的往坐在身旁的男人的身上贴近。
  恍若只有这样才能让滚!烫的身子得到那么一丝的清凉,甚至还主动的凑上了自己的唇,在司徒沂南的唇上印上了一吻。
  对于明雨溪这样的行为,司徒沂南皱紧了眉头,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一股莫名的火气,一把将她推开。
  “滚开。”他冷冷的道出了这么两个字,一把推开了她。
  大概是因为力气太大的缘故,明雨溪被司徒沂南这一推,手肘直接撞到了车门上,皱紧了眉头。
  他是生气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生气,想着明雨溪刚刚那个样子在自己的身上胡乱的摸索我,又凑上唇来吻住他,又想起了刚刚在酒吧外面那两个不怀好意的男人,如果不是他上前将人抢了过来,几个人还不知道这会儿在玩着些什么,一想到这里他打心眼里的觉得气愤。
  “开快一点”面无表情的对着前方的司机道着。
  司机从后视镜里面看到司徒沂南这个样子,不由得一惊加快了油门。
  明雨溪只觉得自己很难受,又再一次的趴到了司徒沂南的身上上下其手,她觉得浑身莫名的烫,本来这两天的天气大热,出来就只穿了一件衣服,而且还是燕蓝心替自己挑选的贴身的小黑裙,就这么在司徒沂南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再一次的翻身坐在了他的身上。
  他倒抽口气,对于明雨溪这样的行为很想狠狠的掐死她,小短裙就这么露出了大半截,披着的长发或许是因为太热就这么贴在自己的脸上,简直跟一个银娃当妇没什么区别。
  他一怒,再一次的将明雨溪从自己的身上给推了出去,明雨溪再一次摔在了角落,可是这一次司徒沂南还没有平息自己的怒,伸手就这么狠狠地扼住了明雨溪的脖子。
  那原本只有不屑的眼中,此刻却微微的染上了一抹危险的怒。
  “再不安分,就把你丢出去。”可他应该是被气晕了头忘了,此刻的明雨溪并听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车子在酒店门口停了下来,或许明雨溪并不知道其实他和她住在同一所酒店,下了车,司徒沂南抱着明雨溪走了下来,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怀里的明雨溪很不安分,甚至在自己抱着她走近电梯里的时候,再一次的凑到了他的唇上吻了起来,电梯里面还有额外的一男一女的住客,在看到明雨溪这么主动的时候,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
  在国外,那些人是很开放的,因此对于在电梯里面看到这样的事情并不奇怪。
  不过,被轻薄的司徒沂南可没有这么想,他的眼里全是怒火,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狠狠的丢掉,因为她这样若有似无的在自己的怀里乱蹭,吃他豆腐。
  居然让原本愤怒的他有了,一个男人该有的反应。
  “该死。”他狠狠的低咒了一声,出了电梯。
  在到达自己的房门的时候,腾出了一只手摁了密码,而就是因为他腾出手的这一空挡,明雨溪竟然从吻着他的唇,挪到了脖子,竟然开始动手去解他的衬衫。
  他的脸此刻说不清是怎么样的黑沉,快速的开了门,将明雨溪抱进了浴室,一把狠狠的将她摔在了浴缸里,甚至将那原本洁白的膝盖,因为他此刻狠狠的一摔,砰的一声磕在了浴缸上,磕了一大片的淤青。
  他转身,拿起了一旁的淋浴直接调到了冷水,就这么自头顶狠狠的浇了下去,冰冷的水就这么冲在明雨溪的身上,让她瑟瑟发抖,可是意识却依旧的浑浊,她再找寻依靠。
  即便此刻的自己因为冷水的缘故瑟瑟发抖,可是却依旧有种奇怪的思绪控制着自己。
  “醒了吗?”司徒沂南有些气愤,依旧拿着手上的冷水龙头冲着她,蹲下了身子。
  可就是因为自己这么一蹲,被明雨溪一双手抱住了,突然一下栽进了浴盆里,衬衫被水全部染湿了。
  而明雨溪混淆的意识根本不知道自己此刻在做着些什么,黑色的衣裙应该是被司徒沂南刚刚的太过用力给扯掉了后面的拉链,就这么掉落了下来。
  该看的,不该看的,他全部都看完了。
  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对于女人这么主动的投怀送抱没必要拒绝。
  “是你自找的。”他说。
  伸手就这么落到了明雨溪的肩膀,一把将她原本的湿衣服扯了个稀碎。
  突如其来的霸道,让明雨溪紧皱着眉头,可是司徒沂南却没有给她任何缓和的机会,就在这冰凉的浴盆里,要了她。
  ……
  ……
  ……
  她似乎觉得浑身上下被车狠狠的碾压过一样,甚至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疼,哪哪儿都疼。
  她嘤咛一声,疲惫的睁开自己的眼,光线有些刺眼,她伸手准备遮住自己的双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手腕上有几处深深的牙印。
  一惊,忽然翻坐起身。
  被单下的自己不着寸缕,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上,四处都是淤清,恍若被人狠狠的拳打脚踢过一样,可,这似乎又与拳打脚踢留下的伤是不一样的。
  她不由得瑟瑟发抖,想要回想起昨天发生了什么,可是却连一点儿朦胧的记忆都没有。
  浴室里有淅淅沥沥的水声传来,她咬紧了自己唇,却发现自己的身上那些地方有些不对劲儿。
  这无疑是在提醒着她,昨天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她咬着唇,双手紧紧的握着盖在自己身上的薄毯,甚至连自己的唇上都在提醒着自己昨天那个那样对待自己的人是有多粗暴,甚至连唇都被他咬破了。
  浴室门被人打了开来,她瞧见一个围着浴巾的男人走到了不远处的衣帽架上,取下了干净的衬衫与长裤穿在了他的身上,从头到尾没有看她所在的床上一眼。
  “你,是谁?”她看着那个高大的背影,应该是和自己一样的中国人,她问。
  男人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取下了一旁的领带系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你这样,我可以告你绑架强~女干的。”她说,紧紧的抓着身上的背到。
  男人依旧没有理喻她,取下了一旁的皮带,潇洒的扣上。
  等整理好自己的一切的时候,才走到了床边,俯下了身子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明雨溪。
  “电话,在这里。”他说,抬眸看了看一旁床头柜上自己的电话。
  伸手拿了过来,甩在了明雨溪的面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