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佳妻难腻:明先生只爱风月 > 《她的十六岁,他的十七年》15.你无耻

《她的十六岁,他的十七年》15.你无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咬我。”他冰冷的声音就这么在明雨溪的耳边响了起来,危险的眼神就这么紧紧地落在她的身上,傲慢的像一个惩罚自己不听话的小宠物的居高临下的主人。
  
      继而他轻笑的摇了摇头:“我怎么忘了,你向来都是很主动的,那天也是主动的往我的怀里蹭,主动咬我的唇,主动央求我……”
  
      司徒沂南每说一个字就凑近明雨溪一分,每说一个字明雨溪都能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的脸上温温热热的,那件貂毛的灰色披肩已经因为刚刚的挣扎从肩上滑落,双手的手臂就这么显露在了外面,依旧被司徒沂南给摁住了。
  
      他的每一个字说出来都是那样呃刺耳,让明雨溪想要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可是司徒沂南却没有给她丝毫的机会,依旧这样困住了她,嘴里说着那些她想要捂住耳朵不去听得话。
  
      “你这个变态,在对我做出那样的事情后,还能理直气壮的编出这样的理由。”明雨溪狠狠地瞪着眼前的司徒沂南,回击着,她永远记得自己那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身上的痕迹,那根本没有将她当做一个女人温柔的对待。
  
      “变态的事情,你是指你身上的那些伤疤?”司徒沂南说着,微微的挪远了一寸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的确,那些伤痕是我弄的,因为我对主动扑上来的女人从来都不会温柔。”他冷声的道着,就这么看着眼前的明雨溪,说到那后面一句的时候,是抵着明雨溪的头的,在说完那一句话的时候埋下了头,就这么狠狠地咬住了明雨溪的唇瓣。
  
      这一咬很重,让明雨溪吃痛的皱紧了自己的眉头,嘴里有血腥的味道,直到司徒沂南松开了她的唇。
  
      “那天晚上我就是这么狠狠地咬破它的。”
  
      “你无耻!”她狠狠地瞪着眼前的司徒沂南说着。
  
      “今天的耻辱我一定会向你讨回来,我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那兜着走三个字还没有说完的时候,便已经再一次的被司徒沂南给堵住了唇,这个吻极为的霸道也暴力,让她感觉到只有疼,而司徒沂南摁住的她的手腕的双手的劲道也越发的用力了。
  
      直到自己的脖子上被狠狠地咬了一口,她无助的泪水就这么落了下来,沾到了司徒沂南的脸上,凉凉的。
  
      “是你自己贴上来的,怨我?”司徒沂南抬起了头,或许是因为刚刚明雨溪的泪,他看着她无助的样子,雪白的脖子上有他刚刚狠狠咬下的牙印,松开了钳制住她的双手,明雨溪获得了自由,抱着身子朝着角落里缩了缩身子。
  
      而她只是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身子,就这么无助的像一只受惊的小鹿,没有抬眼去看身边的司徒沂南。
  
      “我……呃……”忽然,司徒沂南的身子被狠狠的踢了一脚,明雨溪的这一脚着实是有些重,而且大概是看准了才下手的狠狠地一脚是下定了决心想要将眼前的男人踢得断子绝孙,司徒沂南深吸口气,那一处传来的疼痛还真是锥心刺骨,让他的身子往后退了一大截,右手就这么紧紧地落在了身后的沙发背上。
  
      是疼极了,几乎脸色都变了色。
  
      明雨溪逮住了这个空子,这才从沙发上翻坐起身朝着休息室外跑去,不过司徒沂南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一把拉住了她的脚腕,将她给拽了回来扔在了沙发上,这一次他一点儿也没有给明雨溪休息的机会,伸手一把将她的裙角撕烂了一大截。
  
      某一处因为明雨溪刚刚使劲儿的一踹还疼痛着,他的一只手就这么将明雨溪的两只手牵住住,狠狠地瞪着。
  
      房门被打了开来,晋安出现在了门口,在瞧见不远处的沙发上的一幕的时候略微的吃了一惊。
  
      在房门打开的刹那,司徒沂南的视线也投向了门口的方向,晋安的身后似乎还跟着两个中年男人,司徒沂南皱眉,伸手将一旁明雨溪刚刚掉落的貂毛披肩拽了过来,将她裸露在外的肌肤给遮住了。
  
      晋安应该是反应最快的一个,在看到司徒沂南的这个动作以后,立即转身挡在了身后的两个男人的面前,往后退了一步关上了门。
  
      “把你的衣服穿上。”他说。
  
      “不需要你假好心。”明雨溪狠狠地瞪着她,将搭在自己腿上的那件披肩紧紧地摁住。
  
      “你想让我断子绝孙的这笔账我还没有跟你计较,现在还这么张狂。”
  
      “这是你活该!”
  
      “我再说一句,是你主动贴上我的,想上我床的女人多了去了,姿色比你好的正点的比比皆是,不过,现在我改变了主意了。”他笑,他的右手上还有着明雨溪刚刚使劲儿的咬住的压印,还好有几层衣服隔着,撩起手腕只能看到上面的牙印,并没有咬流血,大概过个两日就会消散。
  
      可是刚才被明雨溪狠狠地一踹,到底还是疼痛的,她若不是个女人,若不是正处于惊慌的时候用的力道没有太重,说不定他已经被明雨溪踹的断子绝孙了。
  
      “改变主意?”她发现自己的气息都有些不稳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那天和你一夜缠绵之后或许你不知道,我这个人有个习惯,因为想害我的人太多,所以在我的房间里,总是有那么一两个针孔摄像机,当然,美国的那间房间里面我也放了。”他说,就这么轻声一笑。
  
      “你……你什么意思?”明雨溪就这么看着他,咬着唇,不自觉地刚刚摁在自己腿上的双手,此刻却环在了身前,那是一种害怕且没有安全感的动作。
  
      “意思?”司徒沂南挑眉:“今天晚上来找我,鼎盛名城8502.”司徒沂南说着,已经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却在门口的时候停住了步子:“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来,不过我不敢保证明天明程煜会收到什么,看到什么。”他说完,愣愣的哼了一个尾音,这才出了门。
  
      晋安依旧在门外候着,刚刚他身后的那两个男人已经离开了。
  
      “以后进门的时候,记得敲门。”他沉着声音,就这么看着眼前的晋安。
  
      “是,是晋安的过失。”晋安道着,虽然也有些疑惑着刚刚在休息室里面那个让司徒沂南失控的女人是谁。
  
      他跟随司徒沂南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司徒沂南对哪一个女人有过暧昧过,更甚至从来不会主动去亲近任何一个女人,即便是那些女人死皮赖脸的贴上来他也不会多看一眼,可是偏偏今天的司徒沂南有些奇怪,刚刚晋安就已经注意到了司徒沂南的那一个动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