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佳妻难腻:明先生只爱风月 > 《她的十六岁,他的十七年》17.我司徒沂南想要的东西,没有为什么.

《她的十六岁,他的十七年》17.我司徒沂南想要的东西,没有为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到了最后她还是妥协了,大抵自己没有强大的内心还是害怕的。
  
      她走到了自己的行李箱的旁边,打开了行李箱,这才将身上这一身撕破的晚礼服给换了下来,穿上了厚厚的白色羽绒服和牛仔裤,整个人倒显得比刚刚的性感要休闲了许多,在门口换了双鞋她这才出了门。
  
      她出了酒店的门口,吹来的风有些凉凉的,已近午夜的帝都晚上的温度是零下几度的,和锦城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差别的,她裹紧了自己身上的白色羽绒服埋头朝着对面的鼎盛名城跑去。
  
      不远处的钟楼上的时针指到了午夜十二点的位置,钟声零零的响了起来,她抬头,看着对面的广场上的那一个偌大的时钟,深吸口气,这才朝着鼎盛名城走去。
  
      一直到了8502的门口,她才深深的吸了口气,伸出手正准备敲门的时候,房门却先一步的被人从里面拉了开来,是一个陌生的男子。
  
      “请问你是?”
  
      晋安看着眼前的明雨溪微微怔了怔,想着刚刚在宴会上一眼瞧见过的女子,直到屋子里传来了司徒沂南的一声让她进来,晋安才让开了位置,明雨溪看着他道了一声谢谢,这才进了门。
  
      司徒沂南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晋安依旧站在门口,看着明雨溪走进了屋子,却听到司徒沂南的声音再一次的传了来。
  
      “你先回吧!把门带上。”
  
      “是!”晋安应了一声是,这才关上了门,阻断了视线,可是依旧停顿着步子在司徒沂南的门口,踌躇了半晌,到最后摇了摇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关于boss的决策,他是无权干涉的!
  
      明雨溪进了屋子,环顾着四周的陈设,似乎是在找寻着什么,直到听到了司徒沂南冷冷淡淡的一声过来两个字后,才警惕的往司徒沂南所在的方向瞧去。
  
      双手就这么垂在身侧,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却站在原地一直没有上前,直到司徒沂南不耐烦的皱眉再一次冷冷的道了一声。
  
      “过来。”他说。
  
      明雨溪抬眸看了他一眼,瞧着他恣意的神色抬眸就这么双手食指交叉着搁在胸口。眯眸望着她。
  
      明雨溪这才挪动了步子朝着司徒沂南所在的沙发旁的位置走去,忽然一把使劲儿的被他给伸手拽了过去。
  
      毫无预料,明雨溪一个踉跄摔倒在了沙发上,她皱眉稳住了身子就这么看着眼前的司徒沂南,很是郑重的看着他用那带着谈判的语气道着。
  
      “我知道你的身份,南城司徒家的掌舵人,也知道你不好惹,甚至是我惹不起的。”她说,就这么看着眼前的司徒沂南。
  
      司徒沂南在听到他说完了这么一句话的时候,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似乎对明雨溪知道自己的身份并不讶异,没有太大的反应,反而俯下身子,拿起了桌上的那一瓶红酒给自己倒上了一杯。
  
      轻巧的摇晃着被子里的酒红色液体,望着里面的变幻着形状的液体。
  
      她皱了皱眉:“我为我刚刚冒犯像你道歉,请你,把东西给我。”她说,就这么看着眼前的司徒沂南,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像是鼓足了勇气就这么摊在司徒沂南的面前。
  
      司徒沂南的视线就这么落在了明雨溪摊开的纤纤玉手之上,她的掌心很白,上面的纹路也很清晰不杂乱,大概是因为卯足了胆子来和他谈辩,甚至连白嫩的指尖都在颤抖。
  
      “什么东西。”司徒沂南慢悠悠的坐直了身子,视线从明雨溪颤抖的指尖挪到了她的脸上,她的唇瓣微微的有些红肿,大概是刚刚在酒会上她咬的太过的重了。
  
      此刻,因为他的一句话,明雨溪的眉头紧皱成了那么一团。
  
      她深吸口气,就这么看着眼前的司徒沂南,再一次的说出了自己心里想要说的话。
  
      “刚刚在休息室里面,你说的……”
  
      “我有说过什么吗?”司徒沂南看着眼前的明雨溪冷冷一笑,耸了耸肩,喝了口手上被子里的红酒,这才将酒杯搁在了桌面上。
  
      明雨溪的脸色并不好看,或许是因为司徒沂南的这一句话,紧握着的双拳证明了自己心里的压抑,她狠狠地瞪了眼前的司徒沂南一眼,她讨厌这个男人,若不是犯不着和这个男人生气,而这个男人正巧是南城司徒家的掌舵人的话,她现在绝对会上去狠狠地揍那个男人两拳。
  
      可偏偏他是南城司徒家,即便是吃了亏,可现在也犯不着和司徒家结怨,也就当被一条疯狗咬了,以后再也不交集。
  
      “我的头好晕,好疼……”
  
      “再不安分就把你丢出去。”
  
      电话里传出来了,这么一段声音,让明雨溪原本行走的步子忽然一下停了下来,漆黑的眼珠子在眼眶子里不安的转动着,咬着下唇,这是她一个标志性的动作,不安与紧张的时候都会紧咬住自己的唇,我进自己的拳头。
  
      耳朵里面嗡嗡作响,刚刚司徒沂南明明是矢口否认的,可是现在即便他不说,她的步子也不敢再往前迈上一步了,手机里面的声音越来越乱,越来越不堪入耳,他说的没错,那天晚上真的不是他强迫的。
  
      她能听到手机里面司徒沂南的声音里面冰冰冷冷的恍若含着很大的怒意,到最后她还听到了重重的水声,就这么伴随着他的一句是你自找的。
  
      后来,后来,她真的是听不下去了,快步的跑上了前准备抢走司徒沂南手中的手机,最后她如愿了,抢过了他手里的手机,看着手机上面的音频文件,快速的删除了,她甚至觉得自己的双手都在颤抖。
  
      “就只是个音频,你的情绪就已经崩溃,承受不住了。”司徒沂南就这么站在远处,将明雨溪的慌乱全部都纳入眼底,冷声笑着,好像已经料定明雨溪已经有这样的反应,并没有觉得丝毫的奇怪。
  
      反而,脸上是一出看好戏的神色。
  
      明雨溪伸手握紧了手中的那个手机,狠狠地往对面的墙上砸去,原本招眼的手机,就这么碎成了几瓣毁了。
  
      “无妨,就只是个手机而已。”司徒沂南依旧不以为意的摊了摊自己的双手,一个电子产品而已。
  
      “恶心。”她就这么看着眼前的司徒沂南,从来没有觉得一个男人这么恶心过,拿着整些东西来威胁一个女人的男人是最让人恶心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